御轻尘

【美队中心】爱国青年罗大盾 0-5

*伪民国AU,讲述爱国青年罗大盾的抗日故事,主要CP有把他带领上革命道路的进步女青年佩吉、青梅竹马但后来失忆了的前革命战友冬兵、身为多面间谍但跟男主关系纠缠不清的女特务寡姐、外表只爱赚钱但是其实内心忧国忧民的民族资本家托尼。(然而佩吉并没有出场……


*之所以说【伪】民国AU是因为除了“抗日”这个存在感无比稀薄的设定之外,本文跟已知的民国史并没有半毛钱关系。(面对这一现状,作为一个本命恰好是民国圈的历史粉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_(:зゝ∠)_


*是两个作者的联文,由于两个人脑内的设定并不完全一样因此会出现时间线和情节上的互相矛盾,比如我们有三个版本的盾铁初遇场景←_← (好在文里只会出现两个(并没有什么好的


*中文名都很蠢,小标题都非常随意


*这篇是个正剧!正剧!!正剧!!!虽然很狗血和OOC但是还是正剧!如果中途突然感觉到文风朝着搞笑向的路线一去不复返的话那都是大锤的错(咦


*CP洁癖慎入



0 大纲


 爱国青年罗大盾第一季


第一集:踏上革命之路

出身贫寒、挣扎在温饱线上的男主罗大盾经人介绍得到了一份在某大学教学生美术的工作,在这里结识了校长的女儿、出身书香门第并有留学经历的佩吉,两人在同事过程中互生好感。时局动荡,学生们开始发起游行活动抗议政府,政府当局和进步学生关系紧张,并开始搜捕学生中隐藏的地下党,多名学生被捕入狱。罗大盾帮助校长从中斡旋希望尽量保护学生,但就在这个时候,佩吉向他坦白自己是一名地下党成员,并希望吸纳罗大盾成为党组织的一员……

 

第二集:潜伏

罗大盾成为了一名地下党成员,佩吉是他的联络人。佩吉为他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罗大盾开始为政府当局工作。在工作中他认识了民族资本家、同时也在政府部门任职的霍华德,目睹了他为了国计民生付出的努力,两人渐渐成为朋友。罗大盾对于他的地下党的身份和政府的对立关系有了新的思考,而就在这时,战争开始了……

 

第三集:战斗英雄

罗大盾应征入伍,凭借出色的战斗能力和英勇无畏的精神(和手撕鬼子)屡立战功。与此同时,政府决定他们需要树立一个战斗英雄的形象进行舆论宣传,在佩吉和霍华德的推动下这个人选被最终确定为罗大盾。正面战场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后罗大盾被召回了首都,作为英雄凯旋,并在军部任职。他的战斗事迹被不断宣扬,英勇爱国的形象得到了民众的信任和支持,在政府内的地位越来越高。政府和地下党的矛盾仍然尖锐,佩吉劝说他继续潜伏,利用自己在军部的地位保护自己的同志。

地下党正在策划一场革命,佩吉告诉罗大盾她需要抛弃表面的身份,由地下转入地上;佩吉离开了,罗大盾暂时失去了他的联系人。

战争仍在继续,罗大盾和他青梅竹马的好友詹吧唧在战场上不断战斗着,他们共同出生入死。然而仅仅有士兵们的奋勇抵抗是不够的,政府日渐腐败崩溃,前线的战士无法得到补给,战况越来越糟……

 

第四集:混乱与新秩序

首都沦陷,无政府状态开始了。霍华德向罗大盾告别,但告诉他自己会继续为了这个国家作出努力,一切都还有希望。

再也没有人、无论是来自政府还是地下党的人,告诉罗大盾他应该做什么。但至少他眼前还有一个明确的敌人,侵略者。他和吧唧带着一批愿意和他一起战斗的人,继续在前线战斗。政府不在了,但他们仍需要保卫自己的祖国。

罗大盾收到了佩吉的来信,她告诉罗大盾她和霍华德分别代表两党达成了合作共识,新的政府在他们的操办下开始逐步建立,同时她提到了她的新邻居Natasha……

新政府建立的消息从后方传来,但革命总要付出鲜血,佩吉和霍华德死于暗杀。与此同时在一次战斗中詹吧唧掉下了悬崖,罗大盾失去了自己的战友。他现在又是孤身一人了。

 

第五集:间谍

新建立的政府急于树立自己的权威,而受到民众爱戴的罗大盾成为了他们的招募对象。罗大盾开始为佩吉和霍华德建立的政府工作。他在这里认识了Natasha,美丽漂亮的新同事,然而Natasha似乎与佩吉的死有着某种联系……

罗大盾渐渐发现新政府并不像佩吉和霍华德想象中的那么理想,两党貌合神离,无法良好地合作,党内甚至有人重新提出了他们应当秘密逮捕地下党的成员。为了维持合作政府,罗大盾公开了自己地下党的身份开始进行活动,他也见到了霍华德的儿子,托尼……

新首都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谁是他的朋友,谁又是他的敌人?请看《爱国青年罗大盾》第二季!



*然而大纲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两个作者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从大纲结束之后的时间线开始写起←_←



1  灰头土脸的盾寡初遇


洛曼诺觉得这一天简直糟透了。

此刻她正灰头土脸地站在一条战壕里,紧靠土壁努力缩着身子不让自己的头从战壕顶端露出来,耳边充斥着由远及近的炮火声和战士们声嘶力竭的吼叫,偶尔还要抬手挡一挡飞溅的尘土和石块。神盾派给她做跟班的小兵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周围倒是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士兵,然而都忙着躲避炮火和抓紧敌人射击的间隙趁机反攻,谁也顾不上她——这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敌人缩在不远处的堡垒里疯狂地做着最后的反击,然而等待他们弹药耗尽束手就擒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老娘他妈的是个间谍啊!乔装打扮窃听暗杀盗取情报的那种!不是什么英勇过人武艺高强的女战士和抗日英雄好吗!

洛曼诺又一次握了握腰侧的手枪——然而在这种远距离的战场上它并没有什么用处,忍受着新一波炮火带来的震动,心里恨恨地想。

这一切都是史东尼的错。

“去把抗日英雄罗大盾找回来为神盾效力”明明是他爹史华德给他留下的遗命,可这个花天酒地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压根不想大老远地跑到战场上来找人,于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说服局长李福瑞让她来出这个任务——八成又是许诺了那个老狐狸一大笔投资吧,可恶的有钱人!


当洛曼诺在心里第一千八百次咒骂史东尼之后,战场上的混乱慢慢平息了下来,只在遥远的地方偶尔传来零星的炮火声,战士们纷纷钻出战壕开始清扫战场。洛曼诺也跟着站了起来,走上附近的一处高地四下张望——传说中能手撕鬼子的抗日英雄罗大盾身材高大健壮,应当很显眼才是。

洛曼诺慢慢扫视了一圈,没看到什么高大的士兵,倒是之前不知跑去哪儿的神盾小兵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一边向她跑着一边看起来喜气洋洋地挥手大喊:“洛小姐!洛小姐!我找到罗上校了!”

在他身后,尚未散尽的硝烟中慢慢显出一个人影,身上的军装在激烈的战斗中已经不复干净笔挺,然而身形却仍然笔直端正,白净的脸上跟其他人一样沾上了灰土和血迹,望向她的眼神却清澈而温和,甚至在她的注视下还略微有点羞涩地笑了起来,丝毫没有传说中手撕鬼子的勇猛霸气,反而看起来还是个腼腆的大男孩。

洛曼诺盯着正向她走过来的罗大盾,慢慢勾起了嘴角——看起来,这趟任务,也还不算太糟嘛。




2  重逢Bucky


*时间线是Peggy和Howard被暗杀,大盾被Natasha带回首都希望他主持大局,此时首都鱼龙混杂,各方势力都希望能掌握即将成立的新政府

*在开始大盾的政治斗争之旅前寡姐给他上了一堂政治课


行进中的火车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列车员走过各个包厢通知着乘客们列车即将到站的消息。

罗大盾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簇新笔挺的军装。

“不得不说我真的不习惯这个,”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坐在他对面的女特工说,“你知道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得不到任何补给,士兵们都没有制服穿…”

“这大概是个好故事,你可以回到首都留给记者讲。”洛曼诺用她独特的沙哑嗓音不以为意地说,“大家都喜欢战斗英雄的故事,不是吗?”

英俊的青年脸上露出含蓄的不赞同的神情,“人们应该学会尊重战争,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消遣的故事。我不是为了这个回来的…”

“是的,当然了,”洛曼诺笑了笑,凑过去帮罗大盾整了整衣领,挑起眉角低声说,“你要准备好去新战场了…你需要一套好的铠甲不是吗?”

罗大盾转开视线看了看窗外,他们已经接近了城市的边缘,“比起政治斗争,我宁愿在前线作战。至少我能分清谁是敌人。”

“但是神盾需要你。现在所有人都想从新政府里分一杯羹,首都一盘散沙,我们需要一个有威望的人来主持大局——比如说,在前线艰苦鏖战抵御了敌人数年的罗将军?”

“上校,洛小姐。”

“从这列火车上走下去的时候就是将军了,神盾授予的。”火车已经鸣起了汽笛,车站隐约可见,“听着,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虚名,但是民众在乎,而你对民众的影响力决定了你在那些政客面前有多重的份量,也就决定了你能在首都做些什么。”

罗曼诺回过头来,最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年轻的将军确保他的形象完美,“等会大概会有些记者什么的,记得微笑。”

罗大盾叹了口气,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又是那个永远勇往直前、毫无畏惧的战士了,“我想我能做好这个。”

“委员会那边派来迎接你的代表是冬兵,他恐怕身负试探你对新政府的态度的任务。”罗曼诺介绍道,“这个人是最近才在首都崭露头角的,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是他升得很快,现在是皮尔斯的左膀右臂级的角色,在委员会里非常说得上话。你需要尊重他来做给记者看你支持新政府成立的态度,但气势上不能输给他,表明你不是一个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的角色。”

罗大盾耸了耸肩,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有这身新铠甲,我想我气势上不会输给任何人。”

“话可别说得太满,”洛曼诺说,“冬兵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角色。我建议你随时保持警惕。”

“你们认为他是九头蛇的人吗?”罗大盾收起了笑容,对于这个洛曼诺向他介绍的企图渗透神盾把新政府变成傀儡的组织,他给予了充分的重视。

“我们没法知道,这就是问题,士兵。”洛曼诺摊了摊手,“从前人们只有两种立场,支持政府和反对政府,简单明了。而现在每个人的立场都是支持新政府,但他们来自不同势力,重点是他们想要怎样的新政府,而这个没有人会明说,你得自己去判断。”

“我准备好了。”罗大盾笑了笑,“分辨好人和坏人,我想我能做到这个,你只需要看他们的眼睛。”


而就在五分钟之后,罗大盾为自己过早的自信发言后悔了。

“您好,罗将军。我是冬兵,委员会的代表。初次见面。”

也许我还没准备好这个,大盾看着那双灰蓝色的、他不能更熟悉的属于他青梅竹马的好友的眼睛,想到。

然后他走上前去,露出了Natasha教他的适合记者拍照的微笑,给了冬兵一个坚实的握手。

“谢谢。请多指教。”


战斗开始了。



3 盾铁冬寡的四角修罗场


洛曼诺抱着一沓文件穿过政府大楼狭窄的走廊,在瞥见拐角处的那个人影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史东尼从楼梯的阴影里跨出来,正好站在了洛曼诺的对面。


洛曼诺扭头看了一眼走廊里的挂着的西洋钟,又上下打量着面前西装革履的小个子男人似乎不怎么愉快的脸色,偏了偏脑袋好整以暇地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时间你应该在跟罗大盾将军会面。”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洛曼诺小姐。”史东尼叫出她的全名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跟他说什么了?”

洛曼诺挑了挑眉毛,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诘问并不感到意外:“容我提醒一下史大少爷,是你自己想方设法推掉了这个本来是你的父亲留给你的任务而把它塞给了我,所以你似乎并没有立场来打听我完成任务的方式,不是吗?”

史东尼气鼓鼓的样子看起来更明显了:“我早该猜到你跟冬兵他们是一伙的!别以为李福瑞那个老家伙相信你了你就真的洗心革面清白无瑕了,我可还没忘记你假装应征女佣鬼鬼祟祟地混进我家的事呢!你背后到底有几伙人,嗯?你是个双面间谍——还是三面?哦算了我不关心你到底是为九头蛇效力还是为日本人,但是我希望你别打罗大盾的主意——”

“嘿,嘿,放轻松点,史少爷。”洛曼诺轻松地抬手挥掉史东尼正气势汹汹地指着自己的食指,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如果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罗将军回到神盾后安排的第一场会面是跟冬兵而不是按原定计划跟你——”洛曼诺往前探了一小步,饶有兴趣地盯着史东尼脸上变幻的神色,放缓了语速:“那么我倒是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什么也没说,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史东尼紧盯着面前女特工姣好的脸庞,企图从那双带着揶揄和笑意的翠绿色眼睛里看出什么破绽——然而他失败了。

而这时洛曼诺又趁机给他补上了狠狠的一刀:“顺便给你提个醒儿,罗将军是你父亲的朋友,这并不代表他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你的朋友——下次想交朋友的话,还是自己亲自去接人比较好哦。”

最终史东尼颓丧地退后了一步靠上身后的墙壁,但仍然恶狠狠地盯着洛曼诺,似乎是还想维持着表面上的气势:“你说的最好是真的,如果被我发现你真的对罗大盾施加了什么不好的影响——”

然而史大少爷又一次没能说完他的话。


两人身侧的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史东尼及时刹住了话头,跟洛曼诺一起转头向楼梯上望去。

出现在两人视线中的正是刚刚谈论的主角之一,詹冬兵。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另一位主角——罗大盾。

詹冬兵一向是出了名的冷漠寡言,此刻见到楼梯口的两人,也只不过是稍稍顿了顿脚步,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然而很快又被平静无波的表情所取代。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他向洛曼诺微微点头致意,洛曼诺也回给他一个甜美的笑容——他们两果然是一伙的!史东尼又愤恨地在心里加深了这个观点——然后他转身面向身后的罗大盾,语气温和礼貌然而声音里却带着万年不变的疏离和淡漠:“好了罗将军,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您还有事的话请去忙吧。”

罗大盾稍微有点手足无措地停下了脚步,然而还不等他挤出句什么话来,詹冬兵已经转过身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一时间剩下的三个人陷入了有点尴尬的沉默。不过很快洛曼诺就开口打破了这一片安静:“罗将军,跟詹先生谈完了?”

罗大盾看起来像是刚刚回过神:“啊,啊,谈完了,我正打算去找你呢,洛小姐。很抱歉我今天擅自改动了行程安排,这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

洛曼诺轻快地笑了起来:“虽然我并不是你的秘书不过——不,没有麻烦,将军,除了我身边的这一个。”说着她指了指一旁从看到罗大盾和詹冬兵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史东尼,“这位是史东尼先生,也就是原定这个时间该和你会面的人选,将军。”

罗大盾脸上抱歉的神色更甚了,他急急忙忙地向前跨了两步伸出了右手,满脸真挚地看着史东尼:“真不好意思史先生,我……呃……出于个人原因更改了今天的行程安排,让你久等了,那么请问您现在有空进行我们的谈话吗?”

史东尼盯着那双清澈而真诚的蓝眼睛,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然而最终没有开口,终于伸出自己右手握上了罗大盾的:“荣幸之至,罗将军。”


*盾铁初遇版本一。下一段会出现第二个版本。然而作者也不知道后文究竟会采用哪个版本。



4  盾冬糖以及盾铁吵架


*时间线在2和3之间,罗大盾到了首都,当天晚上出席了一个为他举办的欢迎会

*美队持续识人不清中,寡姐为盾铁操碎了心

*为了CP糖,OOC什么的都不算事

*就是从这一段开始寡姐从美艳高冷的女特工变成了为盾铁操碎心的保姆从而带动这篇文走上了搞笑向的不归路——所以我们说都是大锤的错(并不

*大锤的设定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西藏?)军阀二代,虽然什么也不懂但是有一大批军队所以很有势力,成天乐呵呵地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不



”你说你‘认识’他是什么意思?“红发的女特工尖声说,”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你不能随便轻信别人!“

”可他是巴基啊,“顺从洛曼诺的建议换上了为他的欢迎晚宴准备的西式礼服的英俊青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是说,我也觉得这很难以接受,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是他还活着……“

”你还跟他聊了你们以前的事?“洛曼诺觉得她放罗大盾和冬兵单独坐在一辆车上来会场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你跟他说你觉得他是你失散多年的童年好友?“

”我没有……我跟他说我觉得他很面熟,他告诉我他出过意外,以前的事都记不清了。“罗大盾辩解道,”我能分得清公事和私事。“

可是你看起来已经把公事忘记了,洛曼诺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反驳了他。

”听着,你能做好这个是吗?“洛曼诺一向觉得自己是一个言简意赅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她觉得面对这个不知虚以为蛇为何物的青年自己有必要事无巨细地交代清楚,”跟所有人握手、微笑,但是表现出‘嘿我现在听你说话是因为我是个有礼貌的成年人,但其实我根本不关心你说了什么因为我·比·你·屌我不用听任何人的话’。“

青年看起来被洛曼诺突如其来的脏话震惊了,”我以为我只需要表现出友好。“

”但是你也要表现出强硬,“洛曼诺说,”更重要的是你不能对某个人表现出特别的友好,这样人们就会猜测你是不是已经站在他们那边了,神盾希望你的形象是独立于任何已有势力的、绝对公正的,这有利于之后关于新政府成立的谈判。“

”我是公正的,“罗大盾笑了笑,”但是那不代表我等会不能去找巴基聊天,不是吗?“

洛曼诺觉得他什么也没懂。


“委员会现在主要的几方势力是神盾局,地方军阀,市民代表,还有一些小党派什么的,我会告诉你他们中谁是能做主的人,你去打个招呼,留下好印象。”洛曼诺跟在罗大盾的身后走入了会场,欢乐的音乐中人们举着酒杯表面上其乐融融地相互交谈着,一些人注意到了他们,洛曼诺在罗大盾的耳边低声说,“现在微笑,挥手示意。你的两点钟方向那几个人是疑似九头蛇的成员,领头的是那个白头发的老家伙,皮尔斯。那个金色长发的傻大个是索尔,南方的军阀,他的父亲掌握着全国近一半的军队而他是唯一的继承人。吧台边上坐着喝酒的那个看起来郁郁不得志的人是班纳,那家伙在战场上几乎是个怪物,他的军队在东北抵抗了近十倍数量的敌军。你左前方那个带着眼罩的光头是神盾的头儿,他旁边的是神盾的特工鹰眼和希尔,你以后工作中应该会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的。见鬼的,为什么史冬尼还没来…”

“嘿,洛小姐。”罗大盾一边努力维持着礼节性的微笑一边小心地侧头询问,“现在有好几个人在向这边靠近了,如果他们一起出现的话我应该先向谁打招呼?”

“你酒量怎么样?”

“呃…应该还可以?我没怎么喝过…”

洛曼诺顺手从路过的服务生端着的托盘上拿走了一杯香槟塞到了罗大盾的手里,“当你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举起酒杯说'各位,干杯'然后把它喝下去,知道了吗?”

事实上洛曼诺觉得自己刚刚担心过度了,冬兵暂时没有出现在会场也许是一个原因。事实上罗大盾并不是一个不会社交的人,事实上他表现得很适应这个场合。他和每个人自然地交谈,介绍自己,开几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使得谈话的氛围更加轻松。更重要的是他酒量惊人并且来者不拒,洛曼诺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喝下一杯索尔带来的家乡的酒而仍然保持绝对的清醒,而在他喝下以后罗大盾和索尔似乎成了一对好兄弟,洛曼诺听到索尔称赞他是一位“真正的战士”。

好吧,能喝的人在派对上总出不了太大的岔子。洛曼诺轻轻抿了一口手里的果酒,耸了耸肩。

“嘿,没有我的派对可不算开始啊!”会场的大门被重重地推开了,一个傲慢的男声响了起来,“让我看看今天的主角在哪里。”

哦,史冬尼…洛曼诺在心里叹息,希望你不要成为那个“岔子”。

她举起自己的酒杯走了过去。


“罗将军,这位就是史冬尼先生。”洛曼诺领着史冬尼走到了正在和几个人交谈的罗大盾身边,给他使了一个“拜托你们好好相处”的眼色,“他所经营的史塔克工业非常成功,您应该有所耳闻。”

“哦,”罗大盾露出了一个微笑,冲史冬尼伸出了手,“霍华德的儿子,是吗,你好。”

史冬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没有去握他的手,“刚刚从前线回来的士兵,嗯?我以为你会更狼狈呢,你知道的,带点伤疤什么的…你真的是刚从战场回来的吗?”

“史先生,”洛曼诺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这是一个她的“你再胡闹试试看”的警告,“罗先生是受神盾局的邀请回首都的…”

“我知道,这是我父亲的主意不是吗?”史冬尼继续说,“嘿,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我父亲三个月前去世了,所以现在,怎么说,史家归我做主了。”

“呃…对于霍华德的死,我感到很抱歉…”罗大盾看起来有点困惑于对方的敌意。

“我父亲是个商人却牺牲了,而我们的战斗英雄却活得好好的,在这里享受美酒和音乐,真是讽刺,你说呢?”史冬尼举起酒杯,露出了一个洛曼诺定义为“史塔克式的十分欠扁的”微笑,“敬我们的战斗英雄。”

罗大盾收起了笑容,“我想您应该学会尊重,不管是对您的父亲还是对前线的战士。”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没有史家提供的资金,前线的士兵这个月就吃不上饭了。”史冬尼自顾自地喝掉了杯中的酒,“也许你应该学会感激出钱的人。”

“霍华德是一个高尚的人,他为前线提供物资支援并且不求回报,这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是的,我的父亲是个无私的人,但是他死了。”史冬尼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摊了摊手,“我和他不一样,我不信你们那一套,我只想活下来,再赚点钱。不管什么样的政治理想都需要钱来实现…”

洛曼诺这个时候恨不得能捂住史冬尼的嘴把他拖走,已经有一部分人注意到这里不善的气氛了,神盾授予的将军和神盾最大的资助人大打出手,她可不希望明天的头版头条是这个。


仿佛上天还嫌这个局面不够糟似的,另一个男声从旁边响了起来,“抱歉,大盾,我来晚了…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希望你没有等太久。”

史冬尼的目光在罗大盾和旁边匆匆赶来的冬兵之间扫了个来回。

“大盾?很好,现在神盾局的罗将军已经公然和九头蛇的杀手混在一起了,我想我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对神盾局的赞助了。”

说罢他丢下酒杯,潇洒地转身走出了会场。

洛曼诺在内心里默默地捂脸。

她承认这是一个失误,她忘记了告诉罗大盾坊间传闻冬兵和霍华德的死有关,而史冬尼对这个传闻深信不疑。


*并不是盾冬的关系真的很好,只不过冬兵和大盾一样在社交场所表现出了亲善的人格…



5  盾寡终究还是要假扮情侣


罗大盾坐在皮尔斯宽敞的办公室里的豪华真皮沙发上,看着对方脸上温文尔雅挑不出一点破绽的微笑,瞠目结舌。


时间倒回到半个钟头以前。

被告知这个疑似九头蛇高层领袖希望跟他进行一次私人谈话的时候罗大盾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终于能跟这个可疑人员有一次近距离的交流,紧张的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谈吐不当被对方抓住什么把柄。

然而当他带着十二万分的警惕走进了皮尔斯的办公室之后,对方却并没有跟他谈起任何军队、战争、政治立场、新政府即将签订的协议之类的话题,而是对他的生活情况进行了亲切的问候——对方甚至还对霍华德和佩吉的死表示了遗憾——等等对方是怎么知道他跟佩吉的关系的?罗大盾一点也不相信一个地下党员和一个士兵之间的爱情故事会如此广为人知。


终于在他觉得对方应该再也找不出什么更多的话题了的时候,皮尔斯以一种漫不经心地口吻说出了那句让罗大盾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的话。

“像罗将军这样的青年才俊,真不敢相信至今还是单身一人。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给将军介绍一位小姐?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莎伦,有过留学背景目前在为政府工作,至于相貌嘛……据我个人来看似乎跟那位为国捐躯的佩吉小姐有几分相似,有理由相信应该是将军喜欢的类型——如果将军有兴趣的话也许这周末我能为你们安排一次会面?喝咖啡怎么样?我知道北平城里有几家很不错的咖啡馆。”


什……什么?

传说中的九头蛇什么时候开始兼职婚姻介绍的工作了吗?

虽然不明白对方的目的但罗大盾直觉地觉得不妥,他绞尽脑汁地企图在脑子里搜索出一个合理的拒绝的理由但没有成功,而皮尔斯正双手指尖相抵撑在桌上,双眼一寸不错地盯这罗大盾,似乎如果他不给出一个回答的话皮尔斯能把这种微笑维持到地老天荒。

“嗯,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现在还并没有成家的意向所以……”

“哦,我劝罗将军还是郑重考虑一下为好。像罗将军这样一表人才又身居高位,个人情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是吗?我想罗将军将来的夫人肯定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不适合我们这样的职业,她们随时有可能会因为我们而陷入危险之中——当然像佩吉小姐那样的进步女青年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容我冒昧地讲,现在跟几年前的形势又不同了,如果罗将军的配偶的政治立场过于激进的话或许难免会影响到政府高层对罗将军本人的印象。至于罗将军刚刚说过的保持单身——我不得不说以我们社会上主流的传统婚姻观来看的这可能会引起各种小报上的留言和猜测——为什么一位功成名就的著名战士会选择不结婚呢?是因为沾染了什么恶习还是身体有什么不妥之处呢?要我说这可不是什么正面的评论。”说完这一长串话之后皮尔斯松开了抵在一起的双手,闲闲地往椅子背后靠了靠:“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罗将军?”


罗大盾不自觉地握了握放在膝盖上的双手,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他不笨,更何况皮尔斯的话外之音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他不接受这个硬塞给他的女孩儿来显示出与九头蛇合作的立场,那么九头蛇将有各种手段来诋毁他在官方和民间的名声和影响,也就是说他将对神盾在新政府的地位毫无用处——甚至有可能还会有所损害。


快想想,一定有什么办法拒绝这个的。

罗大盾飞快地转动起自己的脑子,然而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用的借口。皮尔斯又一次摆出了身体前倾的姿态,笑眯眯的脸看起来志在必得。


就在这时,三声轻巧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两人间的僵持。

皮尔斯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然而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淡淡地喊了一句“请进”。

进来的人——出乎罗大盾的意料——是洛曼诺。

更让他感到惊诧的是,洛曼诺脸上带着一种他从没见过的——当然了,本来他们认识也不算太久——混合着甜蜜和羞涩的笑容开口道:“皮尔斯长官,很抱歉打扰了你和罗将军的会面, 但是我想我得把罗将军带走了,请您一定要理解一个未婚妻迫不及待的心情——总统刚刚批准了我和罗将军的结婚申请,现在正等着他去签字呢!”

不等屋里的两个男人从震惊状态中恢复过来,洛曼诺转身就坐在了罗大盾的旁边,亲热地挽上他的手臂以一种小鸟依人的姿态靠在了他的怀里:“啊亲爱的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们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不是吗?”

说这话的同时她的手在罗大盾的后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从皮尔斯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洛曼诺还一直保持着挽着罗大盾的手半倚在他身上的姿势,这让罗大盾浑身僵硬——虽然他并不讨厌洛曼诺,但是天知道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跟女孩子这么亲近过,而从小到大受过的绅士教育又让他觉得这个时候主动推开女孩子是件很不礼貌的行为。

“呃……洛小姐,谢谢你刚刚帮我解围,但是如果皮尔斯长官发现我们骗了他——”罗大盾企图用转换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洛曼诺抬头看了他一眼,放缓了脚步,带着他走到走廊拐角处停下来,松开了她的手——谢天谢地——转身面对着他然后似笑非笑地开口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新政府里保持立场不仅仅需要坚定的信念和清醒的头脑,有的时候还需要牺牲自己的个人生活?”

罗大盾有点不愿意去想她这句话的含义,虽然他觉得自己事实上已经想到了:“你的意思是……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洛曼诺往前走了一小步——这又大大缩短了她和罗大盾之间本来就不长的距离——伸手勾住了罗大盾的脖子。

罗大盾企图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墙边。他眼睁睁地看着女特工娇艳的红唇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在距离自己的脸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住,在这个距离上女特工低沉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晰:“结婚报告是真的,总统的批准也是,至于其他的——”女特工稍微停顿了一下,轻轻笑起来,“这就取决于你和我能不能让大家相信它是真的了。”


罗大盾并没有来得及开口,因为他听见身边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他转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班纳和鹰眼正站在五步开外的地方,班纳的脚边散落了一地的文件而他还保持着拿着它们的姿势,鹰眼脸上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

这个场景静静地维持了几秒钟,然后罗大盾清晰地听见鹰眼倒吸了一口凉气:“噢,我的天哪。”


*我并不知道九头蛇除了皮尔斯还有什么反派…

*只是借Sharon的人设用一下并不是真的在黑她是个反派

*纠结了很久是让冬兵还是托尼撞见盾寡搞暧昧,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这个想法过于狗血

*然而我明明只是反对绿寡为什么还要亲手拆了鹰寡……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