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轻尘

脑洞

*这是一篇披着CP粉皮的唯粉文

*又名《编剧虐了梅姐的份我都要在Coulson身上虐回来》

*脑洞是S01E19梅姐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第二季还没看所以可能会有bug

*我觉得我的中英夹杂肯定有语法错误……

*然而写完之后我也不知道我TM到底是在虐谁了



1

“回去之后我也要跟May好好谈谈……如果我自己都不能原谅May的话又怎么能指望Audrey原谅我呢……” 

Coulson将自己摔进飞机上的安全座椅,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疲惫地仰起头,嘴里喃喃自语。


他今天失去了一个他爱的和爱他的人,因为一个谎言。但至少她因为这个谎言保住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谎言并不一定就代表着错误和伤害,不是吗?

他不能再因为同样的原因失去第二个了。

不过没关系,梅肯定会回来的,她不会生Coulson的气,从来不会,只要他去找梅好好谈一谈,她就会回来的。

跟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2

当天晚上。

Coulson走进自己的房间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桌子正中央那台显眼的笔记本电脑。

旁边是一张字条。

This is the truth.

字迹清俊遒劲,Coulson对此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梅的笔迹。

梅来过了?可她为什么只留下了一张字条?她为什么不等他回来?笔记本里是什么?是T.A.H.I.T.I事件的真相吗?所以梅独自离开居然是去探寻这个事件的内幕吗?她是怎么找到的?自己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都始终找不到的答案她是怎么在短短几天之内找到的?


一瞬间无数的疑问涌上Coulson的心头。

然而最终还是长久以来一直支配着他的对于T.A.H.I.T.I的好奇心占了上风,Coulson放下手中的字条,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3

一周后。

解决了九头蛇的麻烦之后Coulson终于见到了Fury。


然而Fury进入他的飞机环视一圈后开口的第一句话是:“Where is May?”

Coulson难得地发现自己也有一瞬间说不出话的时候。

“呃……她走了,而且隐藏了自己的行踪,我们正在找她但是……”

好在Fury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

然而临走前Fury又一次提起了这件事。

“你最好还是尽快把梅找回来。九头蛇余孽未清,新神盾的组建还会有不知道多少困难——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和心理素质,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有梅在你的身后,有她在我会对整个计划更有信心。说实在的你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她离开?I thought she would follow you untill the grave.”

Coulso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以为她是Hydra的人”?还是“因为她跟你一起骗了我”?

不过看起来Fury并不在意他的回答:“容我提醒你一句,Director,如果The Cavalry想隐藏自己的话,即使是你大概也很难找到她——你最好抓紧时间。”




4

两个月后。

即使Coulson再不情愿,他也不得不承认Fury说得对。

如果梅不想让他找到的话,那么即使他已经是新任的神盾局长了,他也依旧做不到这一点。


终于在某次跟Hill的例行工作交流结束后,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开口了:“One more thing, Agent Hill……你有梅的消息吗?”

如果Coulson没有看错的话,面前一贯端庄冷静的女特工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嘲讽。

“怎么?Agent Coulson can't find Agent May?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件新鲜事。”


Coulson尽量让自己不去思考女特工语气里的不善到底是因为什么。

“Hill,我知道梅私底下跟你关系很好,所以我想如果前神盾人员里还有一个人知道她的去向的话那就是你……”

这次女特工直接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不敢承认这个人本来应该是你?”

Coulson觉得自己又一次说不出话来一定是因为神盾局等级压制的错。


高个子的女特工环起了手臂,认真地盯着他:“听着Couslon,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不管我究竟知不知道梅的下落都是如此。因为这是我跟你的不同之处——我尊重梅的选择。”

“不,我没有不尊重她!”Coulson下意识地反驳,“我只是……只是觉得她应该回来。”

“哈!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不是吗?”这会儿女特工的语气里的嘲讽几乎是不加掩饰了,“你还是觉得不管你对她做了什么不管她愿不愿意只要你需要她她就会一如既往地来到你身边?醒醒吧Coulson,她那么做是因为她爱你。可是没有人能永远享受另外一个人的爱却不付出相等的回报,更何况如果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无法给予的话,你怎么能奢望对方还是对你不离不弃?”


一种他此前竭力忽略和否认的可能性渐渐在脑海中浮现出来,Coulson感到了——自从梅离开之后的第一次——恐惧。

梅不会回来了。




5

八年后。

新建的神盾局已经初具规模,比从前那个被hydra渗透的复杂机构更加纯粹和充满朝气。

而在年轻的新人们眼中,一手打造了新神盾的Coulson局长简直像是一个迷。他依旧温文儒雅却日益沉默寡言,据说身手极好可是从不亲自出外勤。自从前任指挥官Maria Hill 退役之后,他再也没有给自己找一个副手,神盾局唯一一个九级特工的名额就这么一直空了下来。也有很多八级特工们向他推荐合适的人选或者毛遂自荐,而他只是微笑着一言不发,久而久之,也就再没有人提起过这个话题。

他成为局长之前最后一个亲手带领的小队几乎已经成为了传奇。Agent Skye已经是整个计算机部门的负责人,而神盾局几乎所有的最新科技产品都是出自Agent Fiz和Agent Simmons之手。据说还有一个团队成员被发现是Hydra的卧底——少数有权限看到当年档案的特工们表示那也是一段惨烈的历史。


可是还有一个人呢?

档案里说Coulson局长当年组建的是一个六人小队,那么还有一个人是谁?

在所有小分队相关的文件里关于这个第六人都语焉不详,或者干脆在关键之处设置了更高的权限等级。

这反而更加引人好奇。


某天人事部门的主管带着一批新加入的特工去见局长。

在看到队伍中那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年轻女孩子的时候局长脸上一成不变的笑容似乎收敛了一点点:“啊,华裔女孩儿,这可真少见不是吗?What's your name, young agent?”

“Linda  May,sir.”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局长的表情似乎凝固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然而眼神里似乎闪过了某种遥远的回忆。

然而一瞬间之后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声音里有一种奇异的温柔。

“Welcome to S.H.I.E.L.D,agent May.”




6

很多很多年以后。

白发苍苍的神盾局创始人Coulson已经坐上了轮椅,好在他精神还算不错,在神盾新的秘密基地落成仪式上还上台发表了演讲,赢得了台下那些听着他的事迹成长的年轻特工们热情的掌声。

仪式结束之后他提出想一个人四处转转,温柔但坚定地拒绝了所有工作人员的陪同。


Coulson摇着轮椅滑出基地大门的时候外面白雪皑皑,空中飘着的雪花不算密集,然而雪原上的寒风还是冰冷刺骨。

大家都知道这里就是在当年抗击Hydra时地下基地的原址,可是大概没有人知道,这里同样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梅的地方。或者说,梅离开他的地方。

Coulson的视线穿过空中飞舞着的雪花,仿佛看见了那个一身黑衣的背影头也不回地走向雪原深处,黑色的长发在寒风中飞扬,步伐孤独,然而却无比坚定。

自从他在监视镜头的记录上看到了梅离开的背影之后,他就再也没能走出这个场景。

无数次他在深夜的黑暗里惊醒,意识到梦境中梅又一次离开了他。

他失去了她。永远。


Hill说过的话一直清楚地回荡在他的耳边:“没有人能永远享受另外一个人的爱却不付出相等的回报,更何况如果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无法给予的话,你怎么能奢望对方还是对你不离不弃?”

所以他从来不敢揣测梅离开的时候到底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

他害怕承认梅的心里已经没有他了。


他知道Hill没有说出口的话,并且他从心底里深深地认同。

You deserve this.


Coulson在漫天飞雪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淌下了他的脸颊。

I am sorry, Melinda.

I miss you.




*第八年那段把两个脑洞搅在一起写了,结果是两个脑洞都变得很奇怪……

*我觉得我TM根本就没有虐到Coulson啊摔!!!




评论(1)

热度(17)